智家核心 最懂你心
首页 家装 潮向 攻略 评测 晒物 爆料 新品 手机 科技 家居
跨境电商的资金盘骗局
家核优居 2024-04-24 14:41:33 来源: 闪电新闻

🍟"买房贷款流水要求"🕊【——溦:155-7599-7328——】🐐跨境电商的资金盘骗局.

  资金盘卷向跨境电商领域,最终只留下一地鸡毛。

  4月23日,有用户向北京商报记者反映称,杭州一家名为浙江苏易士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苏易士”)的机构,打着跨境电商、高额收益、一站式服务的旗号招揽商户入驻,却在短短数月后人去楼空,商户投入的资金也未能追回。

  北京商报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不同于普通电商平台,浙江苏易士设置的交易模式中,商户无需准备货源。在用户下单后,由平台方提供商品,商户先行垫付货款,在7—15天后货款返回至商户账户,同时还能收到订单金额10%—20%的收益。

  垫付货款以及长达半个月的回款周期,为资金转移留下了空间,高额收益率又进一步推高了风险,如果按照这一交易模式,有入驻商户在4个月内以85万元本金能产生65万元收益。但随着平台的失联,这位商户不仅没有拿到收益,本金也无法取出。“这实际上就是打着跨境电商名义的资金盘”,有从业人士坦言。

  而商户、平台的另一边,还牵涉着提供支付通道的多家持牌支付机构。没有跨境电商展业资质的浙江苏易士是如何通过支付机构审核的?商户的资金又流向了哪里?

  4个月投85万获65万收益?

  “2023年4月20日看到浙江苏易士发布的广告,宣称免费跨境电商培训、开店运营不囤货。在与该公司的招商人员联系后,4月22日我便在浙江苏易士官网进行了店铺选品、装修和上架开通,4月23日就接到了第一单。”谈及早前在浙江苏易士平台的入驻经历,肖斌(化名)依旧记忆深刻。

  肖斌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浙江苏易士在宣传中定位于新型跨境电商平台,面向国内用户招募入驻商户。这类所谓的新型模式中,入驻商户在选择好销售商品后,无需储备货源,即可享受平台方提供的发货、沟通交流以及结售汇等一站式服务。

  “相当于商户只需要准备好资金,其他什么事情都不用操心了。”肖斌指出。据肖斌介绍,根据浙江苏易士设置的交易模式,店铺开始营业后将面向平台69个海外仓所在国的买家进行销售。一旦有用户下单,便需要商户先行垫付订单货款,由浙江苏易士方面通过最近的海外仓储发货,在货款支付后的7—15天、买家签收货物后,垫付资金返回商户账户,同时还能额外收到货款的10%—20%作为佣金收益。

  高额的收益吸引了包括肖斌在内的大量商户参与其中。同为浙江苏易士入驻商户的刘鑫(化名)进一步解释道,浙江苏易士平台店铺分为一星至五星,订单越多等级越高,对应的收益率也越高。“按照浙江苏易士招商人员介绍,商户也相当于公司员工,大家共同经营平台售卖商品赚取买家的钱。”刘鑫表示。

  肖斌向北京商报记者展示的图片信息显示,按照商品成交价100元计算,浙江苏易士进货成本为6.5折,即65元,一星店铺按照成交价10%获得收益,即10元,平台方在扣除退货险、物流费等成本后,利润为17.5元。若升级至五星店铺,商户收益可达到20元,平台利润为7.5元。

  更多的订单、更高的收益也同样意味着商户需要投入更多的资金。多种因素叠加之下,肖斌等人持续加大投入,也期望能获得更多收益。而自2023年8月开始,浙江苏易士大量订单的返款周期逐渐变长,部分商户开始出现提款受限的情况。同年8月29日,浙江苏易士官网、App突然停用,公司也陷入失联状态。

  而4个月间,包括垫付的资金和所谓的利润在内,肖斌在浙江苏易士账户内的账户余额达到了近150万元,其中包括本金约85万元。而假设浙江苏易士正常运营,肖斌在4个月内以85万元本金获取65万元收益的情况,也同样令人咋舌。此外,仅仅参与两个月的刘鑫投入本金则接近40万元。“经早前初步统计,参与商户数量超过千人,涉案资金规模按亿元计算。入驻商户少则损失数千元,多则损失600余万元。”刘鑫指出。

  “套路”环环相扣

  天眼查信息显示,浙江苏易士成立于2023年3月2日,注册资本3700万元,曾用名为浙江苏易士跨境电子商务有限公司。2023年8月10日,浙江苏易士便因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被杭州市高新区(滨江)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异常经营名录。

  另从肖斌提供的相关信息来看,浙江苏易士平台提供的主要商品类别包括服饰、鞋履、美妆等多个品类。据肖斌介绍,浙江苏易士早前还设有官方小程序和微信公众号渠道,在官网停用后,对应小程序也无法找到,名为“SUEZ跨境电商”的公众号在删除了许多内容后停更。

  4月23日,北京商报记者在“SUEZ跨境电商”公众号内注意到,该公司设有“立即入驻”“安卓端口”“IOS端口”等不同端口,但当前均已无法使用。对应渠道也未展现浙江苏易士任何联系方式。

  浙江苏易士失联后,这一业务模式的风险也渐渐展露在大众面前。根据浙江苏易士的收益方式,入驻商户在店铺开始接收订单后便需要垫付货款,返回的回款和收益既可以用于支付后续的订单货款,也可以提现至商户本人银行卡。

  但刘鑫还在采访中提到,按照平台方要求,入驻商户在收到订单后,必须在24小时内完成货款的垫付,超时后不仅订单货款收益取消,还要从资金余额中扣取这些订单货款10%作为罚金。“大量订单涌入后,提现的资金根本无法覆盖应该垫付的订单金额,商户便需要持续充钱。如果想要申请全额提款,必须在所有订单返款期结束后才能关店,期间一旦产生新订单,商户就只能持续运营。”刘鑫补充道。

  环环相扣的交易规则将浙江苏易士入驻商户套在其中。“从业务模式来看,这实际上就是一个打着跨境电商名义的资金盘,与跨境电商业务并没有关联。”跨境电商领域从业人士张睛(化名)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张睛指出,在常规的电商交易模式中,平台方相当于一个聚合通道,为商户提供配套服务,让购物者在平台上能找到更齐全的商品。跨境电商也是一样,只是面对的客户群体不同。

  张睛表示,跨境电商平台入驻商户的收入主要来源于商品售出后的差价,平台方则从中获取佣金,在支付结算方面必然是用户先行支付货款,资金通过正规的支付渠道流向具有收款资质的支付机构,在用户确认收货后再转向商户账户。

  支付机构现身

  而跨境电商的交易模式中,支付是其中的重要一环。在浙江苏易士设置的交易规则下,同样少不了支付机构的身影。

  综合肖斌等人提供的交易信息,商户开通店铺并且收到订单后,为了支付货款金额,便需要通过浙江苏易士合作的第三方支付机构开通银行卡互联网快捷支付进行充值。浙江苏易士定位于跨境电商平台,商户充入的资金均按照当期汇率兑换为美元呈现在后台账户中,订单货款也以美元结算,在提现时则会重新兑换为人民币进入商户银行账户。

  其中,涉及到的支付公司主要包括上海汇付支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付天下”)、杉德支付网络服务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杉德支付”)、易票联支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易票联”)、深圳市快付通金融网络科技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快付通”)等多家机构。

  此前,为积极支持跨境电子商务等新业态发展,国家外汇管理局于2013年在北京等5个地区启动支付机构跨境外汇支付试点,并在2015年将试点扩大至全国。在前述为浙江苏易士提供支付通道的支付机构中,汇付天下、易票联、深圳快付通均在官网提到公司提供跨境支付相关业务,杉德支付方面则提到提供海关推单服务,即通过API接口或批量导入,将支付订单信息推送给海关系统。

  除了支付机构需要持牌外,张睛还提到,跨境电商平台同样需要持有展业资质,交易、支付、物流“三单”数据也必须向海关部门传输报备。按照海关总署2018年发布的关于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出口商品有关监管事宜的公告,跨境电子商务企业等参与跨境电子商务零售出口业务的企业,应当向所在地海关办理信息登记。

  而经肖斌向中国海关求证,浙江苏易士在海关备案的身份为进出口收发货人,未备案为跨境贸易电子商务类企业,因此无法向海关传输三单数据。这也让肖斌、刘鑫等众多入驻商户质疑相关支付机构对浙江苏易士入网审核不严,为资金转移提供了便利。

  这一情况下,浙江苏易士是如何通过支付机构审核并接入支付通道的?资金具体流向了哪里?其中涉及的结售汇服务是否也由对应的支付机构提供?针对这些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向前述支付机构分别进行了采访,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对方回复。

  不过,北京商报记者从接近汇付天下的知情人士处了解到,在接入支付通道时,浙江苏易士凭借营业执照等材料通过支付机构审核,接入的支付服务并非跨境支付,而是互联网支付。期间汇付天下也未向其提供结售汇服务。资金按照T+1的结算周期进入了浙江苏易士账户。

  另有跨境支付机构从业人员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对于支付机构而言,相较于普通境内商户支付渠道开放,这类涉及跨境支付的平台在技术对接方面流程更为复杂,也会涉及更多的审核要求。浙江苏易士这类交易模式中,接入支付机构的商户是平台本身而不是开设店铺的商户,资金也由此集中在平台方账户。

  博通咨询首席分析师王蓬博指出,相较于境内互联网支付,跨境支付涉及结售外汇的问题。如果该商户本身不具备跨境电商展业资质,支付机构仍为其提供换汇服务,显然是违反监管要求的。不过,浙江苏易士业务模式存在诸多问题,平台入驻商户很难分辨后台账户显示的美元结算是否为真实情况,还需要对应支付公司进行进一步核实。

  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李亚则进一步强调,支付机构应在商户身份识别、支付过程监控和异常情况的处理等方面承担审核责任,且反洗钱义务应贯穿全流程。《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要求支付机构建立交易赔付制度,在不能提出充足证据证明是因消费者原因导致其资金损失的时候,应先全额进行赔付。

  应全面审核入网商户资质

  近年来,各类资金盘骗局在网络上层出不穷,以“高回报”“高收益”吸引资金动态流入,但实际上却是拆东墙补西墙,以后来者的资金支付前人的收益,一旦开始出现没有新资金注入的情况,或是操盘方收敛资金至一定程度,项目便会开始显现崩盘迹象。

  而从过往实际案例来看,这类模式往往会被包装成购物商城、理财App、数据刷单等不同模式,以充值返利、购物返利、刷单返利等方式获得收益。

  随着资金盘模式的不断演变,资金盘项目也涌入了电商领域。在采访中张睛同样提到,浙江苏易士这类模式在业内被称为“无货源电商”,整体来看噱头大过可行性,早前已有多个相关骗局出现。

  在2023年10月,深圳南山公安通报指出,依法对禾枫(深圳)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涉嫌集资诈骗立案调查,并对陈某达、叶某生、滕某等犯罪嫌疑人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同时敦促所有涉案公司高管、员工尽快主动到案说明情况,积极配合警方调查。而该公司涉及的业务模式即为跨境电商。

  苏筱芮表示,近年来,伴随着电商B端市场的不断深化,“一件代发”“无货源”等交易模式逐步兴起,降低了小微商户进入电商领域的业务门槛。但从浙江苏易士的现有情况来看,交易的电商平台为公司自建网站,缺少相应的交易保障,并且不像大型电商会采取严格的准入制度、保证金制度等,这意味着浙江苏易士的入驻商户们,其垫付的货款处于真空状态,缺少正规金融机构的资金监管。

  在李亚看来,用户应坚守理性底线,合理评估风险承受能力,切忌盲目“随大流”投资。据监管方要求,支付机构应健全特约商户审核、受理终端管理、强化收单业务风险监测和健全特约商户分类巡检机制等。

  苏筱芮指出,支付机构需要对商户经营的资质、成立年限、保证金模式、业务模式等展开全面审核,对于像浙江苏易士这种采取高返模式不具备经营可持续性的,应当拒绝为其提供支付通道。而用户层面也需要对这种高返模式保持警惕,需要将此类模式与正规的“一件代发”进行对比,选择资金安全有保障或者无垫付货款的交易对手进行合作。

  北京商报记者 廖蒙

最新评论
相关推荐